airstar

猛哥喜欢巧君那一段戏,是一些好事的姑娘转述给我的,据说这哥们爱得死去活来,智商破产,最后把人姑娘吓坏了,托人转告求放过,猛哥装模作样失踪了一次,颓废了一月事情就算了结了。

关于这事的两个段子是这样的。
猛哥是个性情中人,情感表达浓烈而直接,我后来回想他俩分了的原因,脑子里平行浮现的是另外一个场景,我坐在环境优雅的酒店里用餐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绿芥末,我像沾虾子酱一样沾了它,操……有一瞬间我觉得生命太久了,我觉得朝闻道夕死可矣。
猛哥跟巧君为了能有更多独处的机会,总是故意把晚自习时间拖得很晚,等到广播站里下自习的曲子播完大半,整个教学楼灯火阑珊,夜风吹来意味暧昧的时候,他俩才慢慢地往外走。

他突然发现自己洞察力惊人,就连姑娘眼神中一毫秒的空白他都能准确无误地捕捉到。猛哥开始不再学习,他把满满一摞书塞进课桌的翻板里,并把翻板用胶带仔细封好,他似乎找到了人生的终极目标,决心倾其所有守护眼前这个脸蛋漂亮,身材匀称的姑娘。

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


我见过的最小的机场,我下飞机的时候整个停机坪只有我们一架小飞机,突然有种包机出行的愉悦感。


等商场开门营业中...抢购黄金的大妈才会这么做吧。